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二号煤矿余德水散文:夸父
发布时间:2022-09-01 10:35:19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我迷恋太阳。

清晨我欣赏着它从露珠中折射出的七彩,驱走孤寂悲凉的黑白;正午里我裸露着脊梁,让阳光在黝黑的肌肤上流淌闪着潋滟,血脉里都蒸腾出滚滚温热;黄昏我看着它归去在烟霞中,只能伴着思恋入眠。时间久了,就想着将它挽留珍藏。那份至高的光热,寸寸编织成为一个凡夫俗子的梦。

如此。我昂奋地躺不下、睡不着,只能站起身向着东方奔跑,想着给我的梦想一个紧紧地拥抱。我跃过山川,跨过隅谷,足下卷起尘土兴奋地飞扬,清风拂过肌肤的每一条纹路,耳际充斥的只有血液和气流激撞澎湃的声响。这一路上并不孤独,我看到许多人已跑在前面,也看到许多人被超越在光阴里,不甘地在身后嘶吼。追逐的纷扰中万物望了过来,眼神当中满是复杂,无法理解我们跋山涉水却只为追逐缥缈的幼稚痴愚。他们把“我们”称作夸父—— 是的,“夸张”的夸。一路上劝告和奚落牵绊住我们的手脚,有的人倒下后再没站起来,就那么佝偻身子一起藏身在旁观者之中,再不是“夸父”;而大多数人再爬起来继续奔跑,背影淹没在一片朝圣的余晖里。

当然,劝告和奚落并不是全无道理。这是注定艰难的路程。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夜,我全身火辣的痛楚,衣衫被风沙撕扯成条缕,皮肉被荆棘划割开伤口,机械的循环动作让时光都变得模糊,身后留下深一脚浅一脚蜿蜒的足迹,我踉踉跄跄拖着疲惫的身体,还会因为前路先驱者的磨难胆战心惊。也许我一开始就知道,一生追逐的梦只是遥不可及的圆满。自己也许下一秒也会如先辈一般倒下。可我们就是停不下来,执拗而顽固。我的眼、我的心、我的灵魂全部指向前方,裹着愚人的躯壳一步再一步,尽可能离太阳再近一些。

因为我知道,只要在追梦的路上,太阳终有一抹温柔留存。它会为我向阳的身体蒙起一匹金纱,高贵而华丽。而我更明白,至追逐的那一刻开始,夸父将生生不息,我曾经走过的路也会化身桃林,泽被后人。总有一天,我们会追赶上你,太阳!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亚搏全站手机客户端(yabo手机官方网站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